PREMIUM

[鼠猫现代]湮灭

新人发文,文笔小学生,请多指教

白玉堂第一次看到展昭的照片,是在初中物理书里面,那天刚好讲到力学那一章。作为世代物理学家白家的一员,初中物理书从来就不是白玉堂的菜,这些知识小学他父亲就已讲授过了,但是那天,下午第一节课,喧闹的上课铃声将白玉堂从他沉沉的睡梦中叫醒的时候,他眯着眼睛打量到了在耀眼日光下照得几乎反光到难以辨认的白色,断断续续的粉笔字“物”,胳膊便受着肌肉记忆的控制自动翻出了物理书,又随手得翻到了那印着展昭黑白照片的人物介绍页,那黑白照片好似晃了一下他的眼睛,后来他再回忆起来,可能是那日的阳光太过灿烂,或是展昭笑得太过灿烂。那张照片是建国左右照得,黑白又模糊,却黯淡不了,模糊不了展昭的笑意,那时年少,意气风发,颇有挥斥方遒的意味。简介写道:展昭,1923年生人,汉族,生于常州武进,世界著名科学家,空气动力学家,中国现代物理学奠基人……余下的内容白玉堂没有细看,当时回响在他脑中的只有一句话:这位哥哥我曾见过。当他意识到这句话的时候他唇角微挑,哼了一声,心想“这可不是什么红楼梦的桥段”。即使如此,那句话仍旧一遍一遍的回荡在他耳边。“白玉堂!”白玉堂翻书的手略抖了抖,叹了口气,抬起头,正对上了物理老师怒视的一双眼。少年双手一摊,耸了耸肩,露出无辜表情“啊,老师,不是我溜号,我这不是看见熟人了嘛。”语罢又抓了抓午睡压得毫无造型可言的头发。老师见他这样子也不好接着训斥下去。便改了语气,带了点戏谑“熟人?书上的?又是你爸你爷朋友?” 白玉堂想也未想,将物理书举得高高的,直贴上老师的脸,“就是这个展昭嘛,这大哥哥我小时候见过呢,他还摸过我头呐。”空气中呼吸顿了顿,然后全班都笑得不住。物理老师也禁不住笑了,白玉堂懵了。老师说还大哥哥呢?吹牛也不是这么吹的呀!下次好好听课,别找这些小借口了。可是,白玉堂心理道,真的是个大哥哥,他真的摸了摸我的头,那天也是个午后,阳光从他身后照过去,他略略弯了身子,露出一排白白的牙齿,眼中溢满了温柔和,些许的希冀吧,说,这就是玉堂么。
下课后,好哥们涌了过来,说我们白少爷这次可是丢了个大面子。丁兆蕙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玉堂,你下次也编的靠点谱,你要说展爷爷就算了,还大哥哥,这不一下就露馅了?”。白玉堂没说话,但他知道,那春风般的笑容是一个青年绽放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老爷爷!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白玉堂没回家,直接奔向市医院。白老爷子已逾古稀之年,再加上常年的科学研究,脑子是清醒得很,就是身子骨儿不那么结实了,先几天心梗刚刚住得院。白玉堂心中有的疑问,也就只有老爷子才能帮他解之一二了。像白玉堂这样过目不忘的神童才不会质疑自己的记忆,他知道和展昭相处的场景不是自己的臆想,可究竟为什么,那时的展昭和教科书上的展昭别无两样。

傍晚的阳光将气氛烘托得刚刚好。白老爷子看着窗外渐红的日头,染红了苍白的床单,苍白的墙壁,心情蓦然就轻松了好多,眯了眯眼,慨叹到“古人诚不欺我 真的是 夕阳无限好呀 哈哈哈”白玉堂刚进门,就看到这一幕,心情也不住得好了些。自打他有印象以来祖父便一直是这样富于感情的人,他天生不喜欢愁闷,遇到麻烦的时候,就将那双粗糙的大手放在自己白花花的发顶,摩挲着像冬日里玉米桔梗一样的短粗头发,口中哼哼着“哎呀哎呀总会有办法的。”原本红红的脸膛也会再红上几分,那些密密的,沟壑一般的皱纹在这时也会不那么抢眼了。老人的这种欢乐的气息,自然就影响到了白玉堂。他跑到老人家床前,嚷嚷着“爷爷,我来看您啦?您最近咋样?可还硬朗?” 老人笑了笑“臭小子!可算抽空来看我的老头子喽!年轻大小伙子就是好啊,你这一进门,老头我顿时就觉得吧,这把骨头还能蹦。”“嗯!这么看您这精神头还够用,至少还有一颗年轻的心呐。”“臭小子又打趣我!来来跟爷爷说说,这几天书念得咋样啊?尤其是物理,不懂你就问我,别看我老喽,人可还精明着呢。”“哎对了爷爷,说到物理,我今儿个在物理书上,您猜我瞅见谁了?”“你还考我来了?我怎个知道?牛顿?”白玉堂摇摇头“那能是他么?随便捡一本物理书都有,是您认识的人,我小时候还见过呢。”“我上哪知道你小时候都见过什么我认识的人。”但白玉堂眼尖的发现老人家的笑容,有那么一秒像是卡住了一样,不那么顺畅,像是心里已经有答案了的样子。白玉堂就急急说出了口“是展昭啊!”老人的眼神闪了闪,抬头看着孙子“哦,我当谁呢?他啊,难为你还记得。”老人低头看了看自己粗糙的抓着床单的大手,就听白玉堂有些焦急又有些怀疑的口气:“可是我好奇的是我小时候对展昭的印象和教科书上建国初期照片的印象完全没有差别呀?”老人将头低得更低了些,眼神有些迷惘;白玉堂并未察觉老人的异样,接着说“我自信我过目不忘的能力,小时候的桩桩件件我都记得,细节也丝毫不差,总不该是我记错了,但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老人的手沉沉得拍了拍床单,叹了口气,直视面前的墙壁“你没记错,是他没错,唉,这也就是缘分,有空让你父亲带你去拜访拜访他罢。”“可~”白玉堂还想问问为什么这么多年,展昭并没有任何变化。老人向他摆摆手,腰板一下颓了下来“到时候,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见老人的反应,白玉堂有些怔愣,是怎样的沉重让这个老人一下子颓唐了许多,“可是,您至少要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去拜访的时候,不想太过唐突。”

日光渐渐收敛在城市的另一边,天空酝酿着雷雨,蝉在枝丫见吱吱的乱叫,突然之间,世界好像静默了,他们停顿了好一会儿,才发现那种静寂,静得只余心脏砰砰直跳的声音,白玉堂感受到了心脏的按捺不住,他在等着那个答案。老人这时动了动僵硬的脖颈,将视线放到天花板的阴影上,问“还记得湮灭里的那句话吗?人之所以会老去,是因为人的基因有缺陷,而展昭,他的基因,却是完美的,毫无缺陷的。”惊喜的表情浮现在白玉堂脸上,他刚要开口,老人制止住了他道“这么说,你是不是觉得,这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我刚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很羡慕的,可是你知道展昭怎么说吗?他说,他可能从此失去作为一个人的权利了。他的基因,已经不是他一个人的事了,他现在可以说是为了世界在活着。”老人复将头低了下去,拳头狠狠地攥着被子。“我,”他顿了一下“我接手他的项目的时候,也是我第二次见他的时候,是1964年的夏天,那时候的他已经坚持那种生活六年多了。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当同事将我引进那间小屋的时候,那时我以为我会看到一个颓废的,无聊的,阴沉的人,那时算来他也已经41岁,最初的无奈和悲伤可能已经过去了,余下的应该只剩下麻木了吧,但是我走进去,看到的他和我们第一次见面的他,毫无差别,他好像真的定格在了25岁,细胞开始衰老的那一年,他的心也是,他还是笑着,伸出手说以后便是这位小友接手了吗?说起来我们还有一面之缘呢。那样的口气,好像,他不是我们的,”老人不说话了,他把头深深埋在臂弯中,然后眼神空洞着,牙齿磕磕绊绊,颤抖的唇齿间透出几个字“研究对象,而是我们的研究伙伴。他被软禁,看起来衣食无忧,可是个人生活却像是透明的,无时无刻不受人监控,他要定时检查各项指标,为我们提供各种样本,他不能自由自在的去任何公共场合,连和家人的会面都要受人监视。他那么温暖的一个人,在那些上级的眼里,却是一个冰冷的实验品,要精心培养,仔细研究的能为他们带来巨大利益的一个数据,或者说一种基因,正像他说的他的为人性,就在发现他与人不同的那刻被其他人自动抹杀掉了。”

白玉堂握紧了拳头“那,要到什么时候,他才能自主地过自己的生活,才能脱离这些辖制,什么时候,他会真正被所有的其他人当做人来看待?”老人说“可能,要等到其他人像他一样的时候吧,或者等我们的技术足够先进能够解出他身上的谜的时候。我可能,看不到那一天了吧。”老人苦笑。白玉堂年轻朝气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了愤懑“就算这样要等上几百年,也要让他一直一直受人软禁几百年吗?难道,难道你们不懂什么叫做人权吗?”“上级说,这已经是对他人权的最大尊重和让步了,而且,假如实验成功,实验成果加以利用,收益的是全人类啊!有些时候,你就要做出一些取舍,一些牺牲。”“造福全人类?”白玉堂冷哼了一声,眼睛里溢满苦涩,“造福全人类,难道这包袱,这些负担全都要他一人去面对吗?孤孤单单,冷冷清清,处处掣肘得活着,几百年,几千年又有何意义?换做是我,这种毫无自由可言的生活,不要也罢!”老人听到这里,突然扭过头,狠狠盯着白玉堂,目光中露出愤怒“你怎么知道他没想过?你又凭什么认为,这些人,这些唯利是图得人会让他如愿以偿?”“他尝试过?”老人摇摇头“我看他那样过了十年,二十年,有一天我忍不住,开玩笑似的对他说,这样活着有啥意思呀?他那时的反应,我还记得,他拿杯子的手颤了一刬,微微低了低视线,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我看不到里面的情绪,就听他清冽的声音道我想过自杀,我想过,可是这些人拼死也会把我从鬼门关拉回来的吧,而且如果我现在去了,可能是自在了,可是我又得到了什么呢?假如我坚持到最后,可能还能看到人类的命运因我改变的一天,那我这辈子,也的确是值了。声音不高,但是很坚定。那时我才知道,是我不懂他,是我不知道什么叫做牺牲。”

白玉堂墨色的眸子闪过震惊,这世间,这急功近利的世间还有这样的人吗?老者对他说“等你什么时候见到他了,你就会懂,人生有太多的无奈,太多离合悲欢,能只有他这样如水的人才是真正的坚韧和坚强。哎呀,好啦,和你小子唠了这么多,老头子我都困了,”说着打了个呵欠,又裂了嘴,笑成了那个乐天派外祖父。他又瞄了白玉堂一眼“臭小子,这世上你还有很多事不懂呢,别瞎下论断,天也不早喽,还不滚回家写作业?”白玉堂先是没有说话,攥紧的拳头松了松道,然后抬起头,露出一口白牙,一个潇洒不羁的笑“不劳您老人家操心喽,总有那么一天我会明白的,我会了解他,了解他的牺牲与责任。”看着祖父明显要开口撵人的架势,白玉堂反手从椅子上拎起书包,挂在右肩上,转身朝门走去“不劳您撵,我这就溜溜球~您老人家好好养着啊,我回家写作业啦!”说着出了房间关上门,心中暗自期待,和展昭见面的那一天。

评论(6)

热度(15)